單邊世界(番外)(下)

注意事項請參考(上)XD
有肉.慎入


晚上九點鐘,Hummels準時開車來了。
他先把喝到不省人事的朋友們送到附近事先預訂好的旅館,這些年輕人之前正在豪邁地拚酒比賽。

重新回到酒吧時,Höwedes已經醉倒在Neuer懷裡了。
「……剛剛不是才交代過不要再喝了嗎……」Hummels無奈地搖搖頭,默默地把Höwedes扶起來靠在自己肩上,往座車走去。

將Höwedes在副駕駛座上安頓好後,他朝尾隨而來的Neuer揚了揚眉,「你剛剛有偷吃他豆腐嗎?小心我告訴你家小護士。」
「如果他知道你叫他小護士你就別想見明天太陽了。」Neuer的頭從駕駛座的窗探了進來,在Hummels耳邊小聲威脅著。
「哈哈哈,」他在Neuer的臉頰上捏了一把,「你家小護士好像來接你了,感情真好。」他瞥著照後鏡。
Neuer向後看了一眼,漾起淺淺的笑,「那麼,Benni就交給你了,我先走囉!」

「明天見。」

Hummels轉過頭,打算發動引擎時,應當沉沉睡著的Höwedes突然開口了。

「Mats…你喜歡我嗎?」聲音模模糊糊的,琥珀色的眼睛混和著醉意和一些認真的成分。

「當然啊,你這甚麼傻瓜問題。」Hummels湊過去吻了吻他的眉,發動車子。

「可是……」車子開上大馬路後,Höwedes伸出雙臂,像隻撒嬌的章魚纏住Hummels的脖子,小小聲地說,「Mats也喜歡Manu吧?」

「甚麼?!」Hummels大吃一驚,險些撞上路燈,在千鈞一髮之際剎車將車停了下來,「Benni你在說甚麼傻話啊!?」
「不是嗎?可是我剛剛看到你們在接吻啊……」他垂下眼簾,試圖用可憐兮兮的理由來安慰自己,「這也是正常的吧…Manu這麼優秀,還可以天天和你在工作的地方見面...我甚麼都不會,喜歡我有甚麼用呢……」

天啊!這個小醉鬼把剛剛Neuer湊過來跟我講話的舉動看成接吻嗎?!他的眼睛為什麼可以這麼悲觀啊!!

Hummels忍住大叫的衝動,捧起Höwedes的臉頰,看著他的眼睛,以非常認真的口吻說:「我一點都不喜歡那個胖子,我們剛剛也沒有接吻,他只是湊過來和我說醫院的事情而已,他正和他的護佐打得火熱還輪不到我好嗎?」

不過Höwedes好像完全聽不進他的解釋,他的雙眼並沒有聚焦在對方臉上,只是無神的、漸漸潮濕著。
「沒關係…這樣也沒關係…不要把我丟掉就好了……」他在他耳邊輕聲說,吻著他的耳後。

敏感帶被抓個正著,Hummels打了個顫,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全吞了回去。
吻慢慢往下,舔了舔耳垂之後,輕輕啃著柔軟的脖側。
「Benni…」Hummels想抓回自己的理智,雙手抵上Höwedes的胸前想把他推回副駕駛座曉以大義一番,但是整道敏感帶被熱切服侍的舒服感覺讓他全身軟綿綿的,這樣無力的推搡反而比較像撫摸。

Höwedes的雙手也不安分了起來,沿著腹側往下滑至腿根,握住略微抬頭的部分後,用醉漢獨有的傻笑聲說,「Manu常這樣對你,對吧?」

當Hummels正要大叫「你瘋了嗎!?」時,一個粗魯又具侵略性的吻壓了下來,話語全成了他從不曾發出的丟臉呻吟聲。

「那麼,今晚你就把我當成Manu吧,明天一早我就會永遠消失在你面前。」
黑暗中,Höwedes臉上有甚麼正在一閃一閃地反射著微弱的光。

Hummels感到一股怒火冒了上來。

他「碰」地一聲把Höwedes推回副駕駛座,自己也擠了過去,不客氣地跨坐在他腿上,用力抓住他的雙肩。
「你到底鬧夠了沒有?! 聽好了,Benedikt Höwedes ,」他直直地盯著他琥珀色的雙瞳,「我喜歡的是你!永遠都是你!不是Manuel Neuer,是你!」聲音因激動而變成接近大吼的音量。

他還沒吼玩,Höwedes就一把抱住了他,「我知道了…」小小聲地囁嚅著。

「該死,以後絕不能讓你碰酒,瞧你現在像個怨婦似地。」Hummels吻去了他沾滿雙頰的淚水,半取笑地說。

「可是你好像挺喜歡這個怨婦的。」Höwedes不甘示弱地動了動大腿,提醒對方有個「性」致勃勃的小傢伙正抵在他腿上。

「…主動的你實在太少見了…所以…」有些不好意思地移開視線。

Höwedes笑著吻上他,扒開對方的衣扣,「其實你想當下面的吧?」

「怎麼可能!」Hummels把座位放平,欺身上去,雨點般的細吻落在他的脖子和鎖骨。

雙手也沒閒著,一手捏著Höwedes敏感的腰,另一手偷偷地解開對方的皮帶。

「Mats我們還在車裡欸…」直到聽到拉鍊被拉開的聲音Höwedes才遲鈍地意識到將要發生的事情。
「沒關係我不介意。」順利地把長褲連同底褲一起拉下後,吻住對方正準備抗議的雙唇。

先用手挑撥後,接著雙脣和舌頭貼了上來,遊走於白皙柔軟的大腿內側,悄悄拓寬兩腿間的距離,接著恣意地探索起後穴。

「Mats…」Höwedes低鳴,放棄了抵抗只覺得難耐,Hummels總是故意避開快感的中心,只是在附近搧風點火。
Hummels蜻蜓點水般地吻了吻頂端,敷衍地當作回應Höwedes的索求,手指鑽進後庭。

「嗯……」難耐的感覺完全沒有被改善,他呻吟著扭了下腰肢。

「Benni乖,再等一下。」Hummels熟稔地從前座的置物箱中摸出了潤滑劑和保險套。

「竟然…準備了那種東西在車上…」

「我沒有想幹嘛!只是預防萬一嘛!」Hummels避開Höwedes投來的不信任目光,低下頭假裝忙碌。

潤滑之後他緩緩地進入,一手握著對方,不重不輕地安撫著。

「噢…Benni…」完全進入之後Hummels忍不住嘆了口氣,接著輕車熟路地直衝對方最有感覺的點。

「Ma、Mats…慢一點…啊──」敏感點被準確地頂弄讓他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一波波的攻勢中,好像整台車都在搖晃,Höwedes的雙腿緊緊夾住對方的腰,害怕自己會被強大的快感給甩出去。

周圍的空氣熱得像是要沸騰,Hummels直起身來,把Höwedes的上半身抱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,調整了下位置後以另一個角度再次插入。

Höwedes輕吟了聲,知道自己就快到了。
Hummels也知道這點,喘著粗息提高了速度和深度。

兩人眼前同時閃過了白光。


「你還沒說喜歡我有甚麼用。」翌日,Höwedes在床上舒服地被服侍吃早餐時,一臉認真地說。

「用處多到說不完,」Hummels笑著說,揉了揉Höwedes軟軟的棕髮,「其實,如果當時沒有喜歡上你的話,我應該不會唸完大學。」學校和課業早已讓他索然無味。

「不過為了天天見到你還有治好你的病,我把大學唸完了。而且還每天快樂得跟個神經病一樣。」
Höwedes聞之大笑。

那段日子他也是快樂得像個神經病,當然現在也是這樣。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老實說,我真的有想讓兔子攻了狐狸的念頭(欸
不過為了周末的魯爾區德比我要幫兔子攢RP(?
還是讓狐狸開心吃肉了XD
這篇肉寫得超詭異.我好像突破甚麼了(掩面
有些動作在車內根本做不出來.好孩子請不要模仿(何
因為很喜歡這篇架空的設定.也許還會有後續...吧?(欸
關於Neuer和「他」的故事.肂幫我寫了好開心!
等他公布了我這邊會貼連結ˊˇˋ
謝謝肂還有看到這裡的大家!!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啊啊啊啊我朝思暮想(?)的肉啊----------(ry
ㄔㄓ什麼的真美好不會有人在意的(都你在講)
這樣我可不可以把之前點的肉改成兔狐啊(不要鬧
這真的好好吃(mmm)
幫忙期待肂肂完工,如果需要我去他噗上敲碗找我(不

No title

嗚哈!!!
我思思念念的單邊世界!!!!(手刀奔來)
而且還有肉!!!
ㄔㄓㄔㄓ~<-鎮靜點

好吃好吃我吃飽了
感謝妄子招待(鞠躬)

No title

等一下妳怎麼在前座!!起碼也在後座吧前面沒位置而且外面看得比較清楚欸!!!(完全不是重點來著
今天睡得有點頭腦不清楚...看到這篇頭痛奇蹟似的好了(?

快樂的像個神經病

快樂的像個神經病!快樂的像個神經病!!快樂的像個神經病!!! <<戳中笑點XD

我想看兔狐!!(不過可以不用做)

No title

把小蘿蔔頭解決之後就會PO了,等我阿!!!

是說兔狐感覺還不錯耶(?

No title

>蒼
竟然想要兔狐啊XDDD
再加上冰淇淋...狐狸啥時也能這麼可口XDD
快點幫我去敲碗!!!

>殺殺
竟然被朝思暮想了///
確定好吃嗎?
我可是放了很多骯髒在裏頭希望沒人吃壞肚子(?

>師傅
邦邦是啥啦!!
沒辦法狐狸太胖不可能爬得到後座的(欸
原來ㄔㄓ能治頭痛啊XDDD

>my 神奇主人
竟然是笑點!!我覺得是敗筆啊!(?
不骯髒的兔狐實在有點難(欸你
不過我有空會試試XD

>蜂蜜
快來!!!我等超久了!!餓死啦!(敲破一箱碗
怎麼大家都看好兔狐XD
自我介紹

wants*妄子

Author:wants*妄子
字面上的意思.總之就是個慾望很多的女人(嘆

跨越了西甲英超和德甲的女人
夢想是出國教華語外加騙個老公(?

現在是蝦蝦一直線.我幸福地被寵壞了!!最愛隊長!

當然還是愛著APH.瑞君是我老婆(咦

歡迎同好用力搭訕WW
留言是不用錢的!!

咩咩咩
最新文章
連結
想要盤子030
撲浪噗噗
類別
最新留言
月份存檔
最新引用
自由區域
兒子
搜尋欄
RSS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