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門邊的事 03

*Lars Unnerstall/Ralf Fährmann
*我盡可能紀實了.但是有些事我懶得查或是查起來覺得不夠美好我就自行腦補了(欸
*只看了拉拉一場比賽和一些數據就拿來寫的我膽子超大(抹臉
個性就全部腦補啦啦啦~(被丟出去
*感激時尾主人的屑屑!好吃!(嚼嚼
*本篇的宗旨為「全都是胖子的錯!」(欸!


他會認識Fährmann完全是出於偶然。

那個傍晚的空氣濕答答的,好像隨時會下雨。

Unnerstall結束訓練後踏上回家的旅途。
途中經過Arena的時候,他突然興起進去裡頭晃晃的念頭。
說也奇怪,他又不是第一次經過這兒。

他選擇由觀眾的出入口進入這棟建築物,忍不住幻想著,如果哪天他能升上一隊,為這個主場守門時,球迷們是不是會在這兒為他精采的表現喝采呢?
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,他選了個位子坐下。

然後,出乎意料地,他看見了結束訓練後還獨自留下來練習的Fährmann。

這當然不是他第一次看見他,但是不動聲色地在觀眾席看他獨自訓練又是另一回事。

Fährmann只是簡單地練習著手拋球,他在對方半場那兒放了幾個角錐,然後站在球門前扔出一個又一個球,嘗試打倒它們。
這個練習相當單純,甚至可以說是無聊,但是Unnerstall卻像著了迷般聚精會神地看著。
他很喜歡Fährmann專注的表情、流暢的動作和優美的身體線條。
明明不是他的訓練也不關他的事,但是他卻越看越投入,還會在心裡偷偷為他歡呼、惋惜或加油。
最後,當Fährmann將所有角錐都打倒時他甚至忘我地起立鼓掌。

拍手的聲音雖然不大,而且拍了兩下之後他就立刻回過神來停止這丟臉的動作,但是在空盪盪的靜默球場中任何輕微的聲音都無所遁形。

Fährmann立刻停下手邊的動作警覺地看向他的方向。
當他看到Unnerstall身上的訓練服之後,Fährmann露出了微笑。
Unnerstall也尷尬地報以微笑,慢慢地向他走去。

「居然偷偷在那裏偷看了那麼久,看到了我很多個失誤了吧?」Fährmann笑著說。

他們正在一間不錯的義式餐廳吃晚飯,在球場閒聊了一下後,對這後輩挺有好感的Fährmann便邀請他共進晚餐。

「沒有的事,你已經比我厲害很多了。」距離拉近後,Unnerstall才發現Fährmann的眼睛有股很特別的吸引力。
「還是沒有Neuer好。」說到那個名字時,那雙特別的眼睛似乎暗淡了些。
「你和他的防守風格不一樣,不能這樣比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他好討厭看到那雙眼睛黯淡的樣子。
Fährmann只是給他一個虛弱的微笑。

Unnerstall不知道,他以後會多討厭聽到Neuer這個名字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了終於出現胖子(的名字)了
完全不會抓個性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(逃逸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wants*妄子

Author:wants*妄子
字面上的意思.總之就是個慾望很多的女人(嘆

跨越了西甲英超和德甲的女人
夢想是出國教華語外加騙個老公(?

現在是蝦蝦一直線.我幸福地被寵壞了!!最愛隊長!

當然還是愛著APH.瑞君是我老婆(咦

歡迎同好用力搭訕WW
留言是不用錢的!!

咩咩咩
最新文章
連結
想要盤子030
撲浪噗噗
類別
最新留言
月份存檔
最新引用
自由區域
兒子
搜尋欄
RSS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