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門邊的事.番外

*Lars Unnerstall/Ralf Fährmann

*說好要給拉拉肉吃的



「我回來了。」大敗布萊梅而且零封(這是重點)讓Unnerstall心情非常好,駕車風風火火趕到Fährmann的家接著三步併兩步地跑上門前階梯。
「甚麼時候變成我『回來』了?」Fährmann正好端著兩碗湯出來。
「回到家就該說我回來了。」Unnerstall不管對方的話中有話,外套脫了就直接坐下來準備開動,心情好的就是老大。
這是不打算回去的意思嘛。Fährmann搖搖頭,嘴角卻噙著微笑。

飯後,兩人照慣例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,看到不少關於剛剛比賽的消息讓Unnerstall心情更好了。
「沒有獎勵嗎?」他湊近Fährmann,然後向正在稱讚沙爾克門將表現出色的電視努努嘴。
「有。」Fährmann微笑,從身後拿出一個小盒子抵在兩眼放光準備索吻的Unnerstall鼻子上。

打開包裝樸素的小盒子,裏頭是一枚狗牌項鍊,鍊子是深咖啡色的皮練,金屬牌不大,上面刻著Unnerstall的名字,而背面只有R.F兩個大寫字母。

「還真的把我當狗啊!」Fährmann笑了,順從地把項鍊戴上,牌子在燈光照射下閃光奕奕。
Fährmann摸摸Unnerstall的脖子接著揉揉他的頭,「good dog!」世上還有比這隻長得更俊的狗兒嗎?

Unnerstall撲上去舔舐著飼主的臉,Fährmann沒有阻止他,只是一邊大笑一邊說夠了!好癢啊!
Unnerstall突然覺得當隻狗也不錯。

「喂喂!哪有狗會脫人衣服的!」當Fährmann察覺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。

舌頭飢渴地往下進攻,耳根脖子接下來是鎖骨,心血來潮也會用上牙齒,雙手靈活地遊走之餘也會探查地形,接著趁機扯下礙事的衣物。

「要做去房間啦!」大概是認清了自己今天必須餵狗的事實,Fährmann放棄了抵抗。
Unnerstall喉嚨深處發出了歡喜的呼嚕聲。

面對這千載難逢的豪華美食,Unnerstall很有理智地決定慢慢享用。

跪在床上,他仔細又小心地從腳踝一路舔到膝蓋窩,像狗兒一樣愛憐地用前爪抱著心愛的肉骨頭,一遍又一遍地舔著。
Fährmann全身顫抖,除了癢之外還有一種火熱熱的感覺充斥在全身,忍不住發出了細微的低鳴。
接著,Unnerstall謹慎地舔過結著痂、正待復原的膝蓋手術傷痕,用臉頰輕輕磨蹭,很心疼。
靈活的舌頭爬上白皙的大腿內側,手指也靈巧地四處點火,Fährmann正在思考著咬住自己的手臂會不會就不會再發出奇怪的聲音了。
緩緩地,舌頭終於來到了腿根,但是遲遲不碰快感的中心,只是悠哉地在附近轉轉,對那洞口也是愛理不理的樣子。
難耐啊,難耐,Fährmann有股把這隻大狗踹下床自己來的衝動。

正當Fährmann想要實行實際行動時,Unnerstall終於含住了他。
不過,也只是敷衍了一下就跑去探索山洞了。

手指和舌頭合作了一陣子之後,留下右手,其餘的都去照料還未探索的上半身。
對胸前的皮膚又舔又咬又捏又揉,Unnerstall滿意地看著漂亮的粉紅色成品,接著開心地去會會那雙動人的唇。
右手的努力似乎見效了,被攻城掠地的嘴正在發出細細的迷人呻吟,漂亮的眼睛也微微朦朧了。
掌握了幾個定點之後Unnerstall知道,時機成熟了。

快速地套弄對方快要爆發的慾望之後,一口氣進入。
歉然地舔去臉頰上的淚水,「主人,對不起我真的餓了。」

床似乎承受不住幾近兩百公斤的重量,發出了同頻率的軋軋聲。


Unnerstall蹭蹭趴在他懷裡的Fährmann,「主人,我還沒吃飽欸怎麼辦?」
「……」




後記

「等等!我現在才發現這牌子上刻的是Lars Fährmann而不是Lars Unnerstall欸!」
「狗當然要跟主人姓啊!」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居然正文沒有多少就有番外了....
拉拉實在太給力而且飛飛越來越美於是在地獄大爆炸時期還燉肉(抹爛臉
拉拉還喜歡嗎?XD
冬歇好好休息吃肉下半賽季和德國杯請持續給力!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wants*妄子

Author:wants*妄子
字面上的意思.總之就是個慾望很多的女人(嘆

跨越了西甲英超和德甲的女人
夢想是出國教華語外加騙個老公(?

現在是蝦蝦一直線.我幸福地被寵壞了!!最愛隊長!

當然還是愛著APH.瑞君是我老婆(咦

歡迎同好用力搭訕WW
留言是不用錢的!!

咩咩咩
最新文章
連結
想要盤子030
撲浪噗噗
類別
最新留言
月份存檔
最新引用
自由區域
兒子
搜尋欄
RSS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